我是司儀-瑞君,我們現在先介紹我們的貴賓,後面再開始我們真正會議的議程,今天縣政府的代表雖然說不用致詞,還是介紹一下,客家事務處文化保存科的科長邱貴雄邱科長,因為我們今天邀請到很多地方協會的理事長、村長以及對這議題有興趣的人士,大家可以趁這機會好好的對相關領域來討論一下。這一場次的主持人邀請到南台科技大學鍾榮富老師,鍾老師投入客家研究非常非常多年了,算是我的前輩,客家論壇的總召集人是徐正光老師,老師因為有事情要到美國,所以這一次請鍾榮富老師擔任主持人。今日有二位與談人,一位是美和科技大學的副教授曾喜城老師,另外一位是我們六堆客家文化研究學會的總幹事曾彩金老師,主辦單位是我們深耕永續發展協會。現在請邱科長為我們說幾句話:

 

今天這場會的主持人從高樹來,難得兩位與談人都是曾老師,深耕永續發展協會曾理事長,還有從高樹訪新村來的鍾村長,還有黃村長,今天來了很多村長,還有傅民雄傅村長,還有各位女士先生、客家鄉親大家午安、大家好!客家事務處代理處長今天有事情,指派我來參加,他非常感謝大家來參加會議。兩位曾老師都是作育英才幾十年,而且對客家地區很熱心,尤其是從事文史調查,然後寫文章、出書,這個大家都比我詳細、比我都知道,所以我在這邊就不多說,在這邊再一次感謝各位,最後祝各位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大賺錢,謝謝!【邱貴雄】

    

那我們邀請承辦單位深耕永續發展協會理事長曾昭雄理事長,來為大家說幾句話。

 

大家好、大家午安,今天很高興大家共同來討論屬於六堆地方學的建構,非常高興邀請到鍾老師、二位曾老師。六堆生活學院從去年的經營到現在,其實我們想藉由這樣的公共論壇再次找出屬於六堆客家的特色在哪裡,我們從今年六月份開始辦了屬於客家社區大學的理想,那是不是在客委會提出客家基本法以後,對於我們六堆客家地區永續的學習機制,到底有沒有可能性,一直到七月份辦了一場地方力量的凝結,也就是地方文物館的經營,希望透過這樣的討論引起大家的關心,說快一點,這裡就是一個六堆的客家文物館,站在地方文物館的經營上,我們很希望各位前輩給地方文物館增加一些意見,增加客家文物館的精神,讓它更活絡起來,所以今天這場論壇主要是希望前面二場論壇裡面談到地方學的建構,什麼是地方學,可以透過什麼樣的精神讓這裡的地方學更突顯出來,甚至於從這樣的論壇裡找到與過去所謂六堆精神,到現在我們的六堆精神還在不在?我們透過這樣一個討論機制,待會請主持人向大家做個說明,以後希望在座的各位都有福氣共同來討論這樣的議題,當然後面還有另外一場屬於客家基本法的建議,跟我們客家之間的關係,這麼多場的論壇希望各位好朋友可以鼓勵關心這樣議題的客家子弟或非客家朋友也一起來參與,讓我們屬於六堆非常特別的客家文學在南台灣可以屹立不搖,甚至於更發揚光大,謝謝大家,謝謝!【曾昭雄】

 

謝謝大家,會議要正式開始,請主持人和二位與談人先到台上來。

 

課長、理事長、各位鄉親朋友大家好,這裡有聽不懂客語的嗎?我講的客家話與內埔地區的腔調有點不同,今天很榮幸有機會來討論六堆的地方學,這個地方學的建構,客家學在羅香林以前大部分就叫客家研究,一直到陳運棟的時候還是客家研究,客家學是在香港成立第一屆客家學學術論壇的時候才真正成立,當時的時間是96年7月,第二次是在新加坡舉辦,第三次舉辦時就叫做客家學,英文叫做Hakkaology,英文裡有ology就是什麼什麼學,那是希臘文,所以當時叫做客家學的時候,很多人都納悶,怎樣的東西可以構成客家學內容,客家學術到現在的研究,大部分都著重在歷史,從羅香林開始都是在探討源流,客家人從哪裡來?客家人是不是漢族?客家人和其他的漢族到底有什麼差異?像客家的小孩子比較容易得蠶豆症,閩南人的小孩子比較不會,為什麼會這樣?顯然客家的基因或血統和其他漢人是不一樣的,如果慢慢去找客家人的淵源,或是找他們最細緻的差異,可以找出客家的特性,這是從歷史上看的出來,文化上、血統上,還有生活,什麼叫做文化呢?文化就是人的生老病死、食衣住行,客家人以前住的地方、吃的地方都跟別的漢人有很大的不同,客家人的建築從土樓到圍龍屋到伙房,是一個防禦性很強的、怕別人會來攻擊的,所以現在一到美濃有龍門,一到佳冬有褒忠門,門的意思就是城牆,客家人所到的地方都是與異族住在一起,客家人很害怕,怕人家知道,以前客家人出來不讓人知道是哪家伙房的,小孩子出來,哪家伙房的這麼沒規矩?客家人在外不太敢讓人家知道,也不太講客家話,一樣是客家人他也不講客家話,怕人家知道他是客家人,客家人恨所居不遠、恨所居不密。客家房子像萬巒羅世財他們家,圍牆很高門很小,很怕人家知道裡面是什麼,所以客家人住的很有特色。穿的方面,南部客家人穿藍衫,一直到現在,如果到大陸去,過了南瀛一直到韶關,那裡的客家人都還是穿藍衫,因為那裡產藍色的顏料,那地方有二樣產品,一個是菸葉,另一個就是藍色的顏料,新竹、苗栗、桃園的客家人不穿藍衫,南北客家人還是不一樣,所以我們從食衣住行、生老病死、節慶儀式看出客家獨特性,這就是客家學的內容。要了解這些東西,要從幾個科學,所以現在研究客家的學者,每一個都不是從客家出來的,像我是研究語言的,研究客家的語言,可以發現與閩南語不一樣,可以發現南部客家話與北部客家話不一樣,以南部客家話來講,至少有二種不一樣,像佳冬、新埤、高樹和內埔,和美濃講的「椅子」就不一樣,北部客家話和南部客家話「坐在椅子上」,南部客家話一定要多加「阿」-「坐阿凳子上」,所以南部客家話和北部客家話是不一樣的,跟苗栗的客家話也是不一樣的。

鍾榮富.jpg

客委會把客家話分為四海大平安-四縣、海陸、饒平、灶安、東勢、大平,南部的客家人將近40萬,苗栗加上新竹、桃園才不過37萬,我們一個六堆就比他們多,但在客委會裏面,南部客家話跟北部客家話合在一起叫四縣客家話,這是不對的。參加全國客家語演講比賽,拿到北部的就不會唸,像「姑娘」我們說「嫁A」;像金瓜、南瓜,都是不一樣的名稱,所以北部的客家話拿給南部人唸,他們唸不出來!所以我們在教育部、客委會裡面一直在爭取南部的客家話一定要做區分。假設我們在這地方要發展、凸顯六堆客家的不一樣,可以從理念、文化,像我們的節慶攻炮城,北部就沒有。我們要注意我們這邊的特色,像盤花北部就沒有,這個就是我們的客家學,南部必須去找出它的獨特性。要怎麼去觀察?要各個學科的參與。人類學家可以從起居來看,社會學家可以從探討客家人的組織結構、伙房裡面的內部結構,歷史學家可以去探討各種歷史因隔改變,語言學家可以去探討語言文化之間的關係,建築學家可以去探討南部建築的特色,這些有必要把它分區出來。這個是六堆客家學未來建構的方向,學術上、田野調查上,田野調查就是到各個地方實地訪問耆老、先學,在那個地方住一陣子,看他們小孩子生下來後,父母親怎麼照顧他,是吃什麼?現在人都吃麻油酒、米酒,早期客家人都做釀酒,自己釀酒,有點甜甜的叫做「娘酒」。像這樣的變化,像六堆自己內在整個架構裡面,我們希望找出共同點,是六堆客家、六堆地方可循的建構基礎。這樣的研究可以讓我們了解我們的祖先、同儕、朋友,以前是怎樣走過來的。另一個要號召更多人參與,客家人跟閩南人很大的不一樣,以佳冬來講,溝渚那條路出了20幾個醫生,全佳冬鄉出了150幾個醫生。如果閩南人出了30個醫生,他們每個人捐款回來給閩南的建築、宗社、宗祠,就會建的很大。佳冬有人在管嗎?縣政府這兩年要把佳冬重新開發,最近用好了,大概在未來的兩三個月,現在有做一個洗衣房。有這麼多的醫生,竟然很少人有回饋。六堆文化研究會想要找一個地方都很困難,已經有找一些醫生共同來做這件事,現在有一點眉目了,但離目標還是很遠,我們希望籌一千萬;這在閩南人宗祠、會社的地方是不會很困難。原因可能是客家的社區,過去沒有讓很多年輕人、父老了解我們共同的精神、生存環境,賴以代代相傳的基因和信仰。所以六堆地方學如果以這樣促進讓更多人參與、了解,慢慢建構起來,可能對以後的影響會非常大。這是我們的期望。【鍾榮富】

 

建築是相當深的一門學問,人說:建築是不會說話的歷史。客家文化資產、歷史建築,「庄頭」聚落是我們六堆地區還保存的很好,要怎麼讓地方學、建築讓大家認識,甚至來自台北、海外想要了解客家文化的人,進到六堆地方要來看六堆的建築。傳統建築方面,有內埔的劉盛興老師、麟洛的徐秀美老師、美濃的謝英俊老師,過去有相當的研究。這幾年來我也注意六堆的客家傳統建築。什麼叫做傳統?傳統有相當深的文化的,長時間穩定的保存下去。畫面第一間是穿鑿屋,我們的老祖先來時,沒什麼可以蓋房子,就用竹子來做,就是穿鑿屋。慢慢進步到泥土屋,右手邊這張,我們用泥土蓋土磚的房子,慢慢進步到這張用磚頭做的,日本統治台灣時代蓋「洗石屋」。客家傳統建築的觀念,第一個觀念是:人的身體的觀念,堂、正身、由左邊的手伸出來,左手、右手伸出來。所以我們蓋房子時,祖先的觀念是房子是要給我們住的,所以我們的房子要由人的身體做出來的觀念,房子前面是陽,後面是陰。門是嘴、眼睛是窗戶,這些是人的身體觀念。什麼是三界關?古今中外,每個人都一樣,人過世之後會去另一個地方變鬼,有修行的會變成神,神在天上,鬼在地府,我們是人:三界關。人會拜神,所以神會把福氣給人;人怕鬼,鬼會作怪;神會管理鬼,我們希望鬼跟我們人和平相處。所以在我們屋裡會拜天公、拜祖先,人會住在屋子裡。全世界只有客家建築有這種觀念:人要住在屋子裡,神明就會在外面,我們的祖先在祖堂。閩南人的老屋會拜觀音跟關公;但我們的觀音、關公、媽祖、土地公全部都在外面,每一個村莊會有一個大廟,那是村庄人一起拜的。這些就是三界關的一個觀念。第三個風水的觀念,客家建築很重視風水,風會生,水會動,這是第一個風水的觀念。氣跟著風就會動,到水就停,這是1600年前左右,第一次給風水下的定義。

在古老的中國,風水有兩個派別,客家人是以楊筠松作代表,我們說巒頭派,本來在朝廷做風水師,以前的皇帝很怕風水師,所以把他抓起來關在朝廷,給他吃好的,但是客家人第二次移民的時候,就是唐宗時代的黃巢之亂,楊筠松跟著客家移民到唐西,所以巒頭派又叫江西派,收了三個學生,一個姓曾,一個姓廖,一個姓賴,同一個客家人來做這個風水,有一派說理氣派(屋宅派),是宋朝作代表,到理氣派就分很多了,但是客家人有我們的巒頭派,就在這時候有很多地方,譬如說佳冬的楊氏祠堂,中心崙的徐宅,甚至在美濃有拜楊公先師,甚至內埔的林勤童先生的家裡也有,他們不說楊公先師,楊跟男性的陽具同音,所以我們要來拜楊姓才會生男生,那完全錯誤,楊筠松是我們的老祖先,他的外號叫楊救貧,因為他一生沒有娶妻,幫助很多的人,中國所有風水的祖師爺是客家人楊筠松,他影響客家的建築、風水,我們說客家人的江西派,巒頭派的風水重視龍脈,龍脈在屏東平原看,我們的龍脈當然就是大武山。很多教授會說閩南人先來住海邊,閩南人有兩種,一個泉州一個漳州,泉州人先來住海邊,漳州人再其次,你們客家人最後被趕到山腳下,你們客家人又把山腳下的原住民趕到山上,我聽了覺得很可憐,其實不是這樣。客家人一直都要找山,因為山上有水,沒山就沒水,沒有風水的屏障,所以我們客家人1683年開始來到萬丹,後來來到竹田,就從東港海甚至下淡水河,甚至往林邊海一直去,所以有龍脈就有氣,風會在山上產生氣,產生就會碰到沙,沙就是小土堆,氣碰到沙反射出來在龍穴,譬如我們這邊的伙房,龍穴在哪裡呢?在伙房的後面,我們說化胎,化胎就是龍穴,所以我們全世界的客家人有化胎,拜託大家不要說花胎,不是這樣,化胎就是氣,他把氣儲存在這裡增成後就有水,你看中心崙的一條河叫做龍頸溪,龍頸溪下面有一個頭崙,所以頭崙庄先開墾,第二個開墾二崙庄,第三個開中心崙庄,第四個開尾龍庄,那中心崙不想做老三,因為中心崙是交通的中心點,現在人寫中心崙,在中底下有一個心,我在做村長時,每次寫老人家還會罵我:「你這小子,那個中怎麼會這樣寫。」本來中就是中間的中才對,但是我們這樣講說巒頭派重視的。

 DSC06377.jpg

你看我們說風水這樣的觀念,楊筠松楊公先師,就拿易經的繫詞的一句話出來,「在天上有星宿」,我從初中開始就看天上的星,你看今晚上的第一顆,那顆星一下就出來了,我每次都說這顆星就像我,最亮的那顆,就是現在說的金星。一個人的命跟天上的星完全有關係,所以天上有星宿,地上就成形,這個形包括萬物,包括人,所以天體的星星怎樣運行,在地球上的人、萬物就怎麼變化,所以需要有占星家,算命的有紫微斗數,完全看星星的,所以地上有這樣的形,星星有怎麼樣的變化,地上就有怎麼有變化,所以有人說司馬遷是最偉大的歷史家,說:「晝讀詩書,夜就觀星宿。」晚上就看星星,星星的變化很大。有人的命跟天上的星星一樣亮,有人的命就像很暗的星,命是我們出生的八字,八字一看就知道啦,後來說有運,我們客家人說:一命,二運,三風水,所以說楊筠松從下一張來看的時候,水就變成我們五行的學說,就變成在我們的命上,閩南人跟我們客家人一樣,蓋傳統建築的馬背,有馬背金的,木直直的,水有波浪的,火有角的,土做平的,這個五行的馬背在哪裡很清楚很漂亮?在屏東市田寮的邱宅做的很漂亮。我們再來說金,一個人的命盤,你一出生的八字我一看就知道命盤如何,你是個怎麼樣的人,看的出來你的個性,看的出來你命的磁場在哪裡,哪裡會有貴人,什麼方向會有貴人,完全看的出來,在楊筠松五行的學說也有。譬如說金行的人,這種人很理性,錢財方面會懂得怎麼理財,木行的人很有想像力、創造力,水行的人有變通性,火行的人有果斷力,土行的人很穩重,我看過三千多人的命盤,沒看過有五種完全有的,每一個人都會有缺,所以有缺的時候,以前的建築師-風水師,主人要是少金再來做金,那底下是一個五行相生相剋圖,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這樣做,不要金剋木,木剋土,土剋水,水剋火,一個相生相剋圖,所以客家傳統建築,全世界只有客家人會做化胎,千萬不要忘記化胎就是孕化胎氣,高高的,只有客家人有,所以客家人做化胎的時候,會在化胎上面吊五行星,這是木,木生火有尖角,火生土方形,土生金圓形,金生水有波浪,因為你這樣看過去,這邊是你的右邊,假如木變在右邊,這家人比較會出武秀才,就是武人比較多,這個五行星是在哪裡照的?是在中心崙的曾家老伙房,他家裡的兄弟,聽說個個都很有義氣、很勇敢,做棒球名教,也會打架。這個是徐家的,木在這邊,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這樣做,木做這邊的話,家裡會出很多文人,所以徐屋出了22個醫生,中心崙的徐屋,所以就是這樣的變化。化胎是我們客家人的,尤其是我們六堆還有,現在在六堆最少還找得到100間老伙房還有化胎,但是越來越沒有了,現在90幾歲的人已經不知道了,因為做化胎的那些人已經100多歲了,已經過世了,要不是我們把它復興,把它用回來,倒也不是說每一個家庭都來做一個五行,要是不懂風水去做五行的話會做錯,我家裡的風水有做五行,五行就做錯了,一做錯好多人的運氣就不好了,但是六堆客家的傳統建築,從江西到福建的土樓,到廣東梅縣梅洲的圍龍屋,到我們六堆的伙房,只有我們六堆說伙房,其他地方沒有人說,其實我們伙房就是繼承著圍龍屋,繼承著土樓來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這邊每次都會說我們來做土樓?沒有必要阿,我們就要做伙房,而且在這邊公開呼籲,有些人會聽不下去,伙房一定要寫人字旁的伙,伙房是什麼?伙房是共同祖先,以前的同一家人拜共同祖先的那個房子,哪裡是結夥打劫?那個夥是不對的,你絕對不能寫,因為過去我們研究傳統建築的人,他們不知道阿,他們一直說伙房,就開始寫結夥打劫的夥,那不對的,伙房是什麼?伙房是一定有共同的祖先的崇拜,要祖德流芳,以前一起吃飯的人,才說伙房,我拜託在座的每一個喜歡六堆客家文化的人,20年、30年、50年,我們全部都會先去天堂了,六堆以前有伙房,全部都寫結夥打劫的夥,完全就不通,就像人家說還屋,有的人很喜歡說完畢的完,還屋就是我還你,語言要訴諸文字,那種文字是不能錯誤的,這個伙房當然有一個觀念,就是輩系,輩系就是說要有分大小,本來我們要說一個故事,但是現在沒辦法講,是輩系的故事。

客家傳統建築說一條龍,有主堂,這個一條龍這樣做,主堂也說單伸手。這個就變成祖堂,這兩個這樣就是三合院,前面做一個小小的矮牆頭,要不然氣會跑掉,門不要開那麼大,門開大的話家裡的兄弟會不合,假使這個三合院這兩堂、兩邊做起來,這叫做四合院,我們六堆說五鳳樓,大陸的學者說筆架樓,這五鳳樓是家裡   是大地主、仕紳才做得起來。這是化胎,以前在整修時這化胎沒留起來,我們客家伙房建築的意涵,我們一直有堂號、有棟對,全世界只有我們客家人有,那我們要好好保存棟對,棟對會告訴你,你的祖先從哪裡來,你人生的價值在哪裡,你要怎麼教育你後代子孫,這個棟對可以寫一篇博士論文。下一個是我們的祖先牌位,這是我回家做的,簡單講就是祖牌,我們的來臺祖是十七世,什麼是十七世?祖先從江西搬到梅州去,是第一代,第一世,十七世是來臺祖,十七、十八左右,到我二十三世,所以我們來臺灣已經有第八代了。那祖牌可以看出我們的婦人,我們的媽媽,我們說孺人,孺人有一個故事,我現在研究文天祥在梅州地方,他在朝廷封天下客家人為孺人,全世界只有我們客家人有用孺人,你要是有看到孺人就是我們客家人,這是我們祖先的牌位

那客家伙房要重建地方文化產業,什麼叫做文化產業?文化產業有三個條件,第一個:有很深的文化故事。我們客家的故事很多阿,可以變一個產業出來。第二個:可以產出一個藝術品。第三個:可以賣錢,生生不息。美和村有做這樣的地方文化產業,做五行石的項鍊。因為這個小姐屬金,所以她帶金,她屬土戴土,她屬火帶火,這是我們做出來的五行石的項鍊,我做了兩千片,包括葉菊蘭、吳宗憲、胡瓜…,全部都來我家給我看命盤,才幫他們做,陳水扁原本說要來結果沒來,很可惜,不知道來了還會不會出事情。看看我們這個伙房,可以常常去繞一繞、聊天,我記得以前帶客人去看伙房,看了很感動,這個才是你們客家文化,我再說一句,伙房建築是我們六堆很大的特色,是哪裡都沒有的,那我們還留下來很多,我們好好來想像,在裡面有很多文化,可以好好來研究,未來地方六堆客家學的建築這部分好好來發展的話,我相信是值得在座的每一位鄉親,對我們過去學習得到的知識加上我們的智慧,大家好好來貢獻六堆客家學的客家傳統建築,很感謝大家,我時間暫用太多,謝謝。【曾喜城】

 DSC06397.jpg

整學期的課不是那麼簡單,等一下問問題的時候再歡迎大家來發問,我想兩場講完的時候,有20分鐘再給大家討論,接下來我們請曾彩金老師講六堆家族史料的地方調查。

 

  謝謝鍾教授在座的老前輩,要跟大家講這樣的題目,最先我接到題目的時候,覺得說這有點麻煩,好像沒有到這地步,因為這個六堆學我們自己做的所以知道,不過我們想要做到這樣的程度還沒有這樣的能力,所以我就想說講別的,瑞君就說:曾老師,我現在也在做六堆家族重要的調查,好吧,要不然就講這個,她就問說老師可以做ppt來放嗎?因為20分鐘有時後講兩張照片就沒了,所以我想說大家應該看得很清楚,大家看這個可能會害怕,這兩本我們這次做的,那上年我們做的就是六堆重要的文獻調查,那也很大本,看了也很令人害怕,實際上做這工作不是那麼簡單,那我做到最後就會覺得很不好意思,我給大家的題目最後有講到調查的結論跟檢討,漏了一項,是什麼呢?最大的問題就是功力還不夠,在做這樣的東西是一步一步來,所以我想說的是關於六堆地方研究的問題,我們綜合討論的時候再跟大家來聊一聊,我所知道的怎麼來建立六堆學,這等一下我們再來聊,我先跟大家報告我們這次做的企劃,就是做一個六堆重要家族史料調查,最先說行政院客委會對我們很有信心,所以前年就委託我做六堆文獻的調查,上一年就委託我們做重要家族的調查,因為這樣的工作很不好做,他給我們的錢沒有很多,還有六堆這麼寬,做家族調查實際上很多麻煩,我們做這東西,有時後說人際關係很重要,那我有時後又會想說我自己的人際關係還不錯,六堆有很多人認識我,有時後曾彩金三個字的名字報上來還有用,不過實際上做的時候就發現不是那麼簡單,這次我們做這個重要家族的時候,有一年我去中央研究院,那裡邀了好幾個研究院的教授一起吃飯,也請我吃飯,在聊天的時候有的中央研究院的教授就很有興趣說:曾老師,你那六堆有很多名人,有很多很重要的人,你想說要是六堆做這樣的研究差不多有哪些人可以做?就在吃飯時我就隨便說說:差不多可以做十家人,十個重要的家族,那些教授就好像當真一樣,回去就一直逼我,說:曾老師不然我們就來合作,合作寫六堆十大家族。我就想說:我是隨便說說,要做十大家族沒那麼簡單,所以這計劃到現在一直還沒做。

這次我們做這家族,這次我們一直觀察,六堆有很多的仕紳大家知道嗎?還有地方上的精英,我們說仕紳、精英,一般來說有兩種,仕紳當然就最受人尊敬,通常我們說仕紳、菁英,第一個就是以前有考過科舉的人,有這種家庭的人,當然這種家庭就不簡單,像六堆來講知道的就有3個進士、21個舉人,還有秀才,我們算一下我們六堆的秀才最起碼也有100個以上,這種有科舉功名的人當然就是精英,他的家庭當然就了不起,所以內埔竹圍的江進士的家庭,就是仕紳的家庭,我是覺得後面的就不是很理想了,所以以前人講的…曾喜城老師可能比較有研究,就是三代以後就會有很大的變化了,因為我們做江進士的研究調查,想說江進士這麼了不起的人,應該有很多東西,結果大前年的時候,中研院的助理就問我說:那位江進士不是有剩很多東西嗎?我就說應該有,但是我問了一下江進士後代的媳婦-溫蘭英老師,她就說我們有很多東西在美國,但是她說在美國的江進士的後代對這沒有興趣,尤其說一句話讓溫蘭英老師最失望的是:他們說他們現在是美國人。我問到了「他們現在已經是美國人了,他們對這個已經沒興趣了。」所以我聽到就趕快說:你要是有去美國訪問台胞的時候,你就跑去問江進士的後代,他的東西你就把他載回來,尤其你主委出面的時候,他的東西給你載回來,這樣對六堆很有幫助,對歷史的建構一定也很有幫助。來說一個故事,從前有科舉功名的人,第二種的人就是有做過官的人,以前我們六堆也有做過官的人,有一個現象就是說很多人他沒有功名,也沒有作官,不過他的影響力不會輸前面講的兩種人,所以我這次在做這調查的時候,對我們六堆開發有功的人,像鍾村長那邊的開發,那些後代怎麼完全不知道,就是說後代的人完全沒有東西,我覺得很奇怪,也覺得很遺憾,就是對這政治、經濟、文化的一個家族。第三就是說六堆有很多社會組織,很多這樣的家族,我想因為這種東西都要花錢,那當然拿錢出來的都是很重要的家族,之後我計畫書出去後,行政院客委會就跟我說:曾老師,你們六堆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可以插手來研究調查看看。就是我們的昌基堤防,因為我們接案時剛好台灣水災,就說你們六堆人很會治水,因為昌基堤防我們做好後對六堆的幫助很大,所以可以研究治水有功的家庭。結果我們做了之後就發現說不是那麼簡單,所以我們最先的目標,跟客委會那邊討論說:第一,我們是不是收集民間的重要家族的歷史,他們家族保管的文獻、文物、老照片,這些東西來輔正長期建立六堆的歷史,這很重要,這是目標。第二個就是一個宗族家族他的發展跟地方有沒有什麼關聯,像內埔姓鍾的人來說,當然內埔姓鍾的人跟內埔那些發展的關係就非常非常重要,找到了鍾幹郎家,我很有自信說跟鍾家很熟,我說拿出來給我影印好不好?他說:老師,不要啦,這樣不好,給你看就好了,把封面那些照一照就好了,裡面的內容不要拿出去、不要影印啦。我就覺得很可惜,因為我知道鍾家跟內埔的歷史非常非常重要,那第三就是說一般在六堆社會發展中有扮演什麼角色,這很重要,像有些人就參與很多地方社會的角色,幾乎每一種社會的角色他都參加,我們希望說要是這些資料都拿得到,好好來建立六堆歷史發展的參考。第四個就是商會的運作,土地的開墾,像買土地那些,像我去老北勢,他們就會講一個給我聽就是說:唉呦,以前我們買田買到鵝鸞鼻。我一聽就說,哇!買田買到鵝鸞鼻,從內埔買到鵝鸞鼻,表示他們以前非常有錢,他們非常有錢,這是第一個可能,第二個就是經營土地買賣,這也很有關係,還有就是商業的經營,像是茄冬的蕭家,蕭家現在當然沒落了,甚至現在老鄉長都很少出來了,我就想說以蕭家現在的地位,這重要性主要就是做生意來的,他每次都跟我開玩笑就是說:曾老師,我們以前蕭屋會很成功就是我們官商勾結。我說:好了啦,那是你們的祖先耶,我說以後要改,不要說官商勾結,要說我們蕭屋跟政府的很好,就是說政商關係良好。我就想說要是可以了解就非常重要,這就是我們的線索,再來就是說沒什麼功名,也沒作官,但是他的影響力很大,我們就想說要用這種方式來找人,結果當時我們有找到14個家族,那14個家族我們做的就蕭家,當然這是代表性,蕭家非常重要,我們一直了解說奇怪蕭家跟清朝政府很好,後來日本人來,蕭家又跟日本人不好,他們又帶我們六堆人跟日本人打,後來奇怪,日本人對他們很好,日本人就頭摸一摸,日本天皇甚至還有賞賜他們很多東西,有人說蕭家在日本還有財產,那國民政府來了,又跟國民政府很好,民進黨執政又跟民進黨很好,國民黨執政又跟國民黨很好,我說蕭家人很厲害,這就是生意人的本色,蕭家以前就這樣來的,我也覺得不簡單。

曾彩金.jpg 

接下來就是家庭,主持人之前有講到林家有100多個醫生,實際上沒有一個很確定的統計,我在研究的時候,有人跟我說林家最起碼有100個醫生,不過我的資料有名字的有64個人,所以我們問林老師,他也說有的他也不認識,因為有年紀的林家,大部分都走光了,所以以前我們的總教師會說,要叫他做什麼公共事務,要叫他拿錢,他要去哪裡拿呢?都走光了阿,所以林家很奇妙,因為我去了他們就說故事給我聽,他們自己的墓地墓園,你們有去看過嗎?他們不時有人用遊覽車,一遊覽車的人帶去看風水,看到他們都很厭了,人家就覺得很奇怪,他們的風水很特殊,所以才能產生那麼多醫生。以前人說林邊人養魚養得很成功,種黑珍珠種的很好,所以我們會說林邊人雖然很有錢,但是我們佳冬人很重命,林邊人買田買地,佳冬人栽培子弟,我的田地賣掉了沒關係,我以後只要出一位醫生就好,我可以再全部買回來,甚至我可以再買十倍,多少倍都可以,所以我們覺得很好奇,那個林家,到後來完全沒線索,所以我就請貴海,我說貴海你去幫我商量看看,連絡看看他們林家是否還有可以再找的,結果我們找出的資料都沒看到,最多的就是照片,所以張家就是新埤,他們當時跟日本人拼的時候,他就跟光明兩個,一個是總理,一個副總理,拼完了,兩個人又怕出事情,兩個人都跑到大陸去,所以這個也是很奇妙的意思,我看那個故事很有意思。再來就是內埔鍾家,鍾幹郎的家族,因為我之前很有自信,我就認為說鍾幹郎的小叔就是溫引存校長,而溫引存校長的夫人就是鍾幹郎老師最疼的女兒,而我認為這樣的關係,尤其我跟他們很熟,就來做看看,結果去了也沒有很多東西。最後逼的我沒辦法了,我就跟溫桑說,我說我們兩個人看哪時候,我們就來去你家找東西好嗎?結果他就說好,有一天就來了,他準備了手套那些東西,他去了就跟他老弟說,我今天來找東西的喔,你去泡茶就好,我要來去找東西,結果因為他自己下手來找,所以我們就找到不少的東西,後來很多東西找出來後,他老弟又說,那這樣很麻煩,要不然放到老師那裡去好嗎,所以他很多東西放在我那邊,我辦公室有放很多,又有祖牌那些,有的人又說不知道要怎麼保存,乾脆放到老師那去,所以我那很麻煩,很多東西。

以前在內埔來講,我也覺得很奇怪耶,我去的時候他們指指點點給我看說以前的家裡,因為我接觸到太多這種六堆的重要家族,他們畫給我看,我就說是喔,那奇怪現在怎麼會變化那麼大,齊進秀家族,齊進秀老師跟我們說他也沒科舉,也沒做官,他是生意人,所以各位看忠義祠有四塊現在保存的碑石,等一下出去看一下,那排名最後面的就是齊進秀,排第一名的就是廣進士,齊老師他賺到錢了,他認為六堆是做得起事業的,所以他當時是生意人,一般人會說生意人害哉,所以他很聰明,請幾個排前三名有功名的人,他們做前面,他做最後,實際上錢都是他出的,再過來就是廣進士的家裡,再來我想說跟大家聊下去,我大概跟大家介紹一下,再來我做的時候,我當時有想說這些家族,有14個家族,我就想說你對六堆來說,覺得你對六堆最重要的影響力,我們今天就是說影響力,影響力就是單單一個家族,最重要的一個指標,不管他的家族很大,他的家族怎麼樣,應該是沒影響力,人家說那沒什麼了啦,所以以前的影響力很重要。第二個來講,我們六堆社會演進的過程當中,有什麼人扮演哪個角色,我就一直想要找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當時六堆大總理的產生,這些人產生的過程,當然當時我們看很多紀錄就用推的啦,就每次有事件發生的時候,但是他們應該扮演很重要的腳色,像我們會說六堆會有很聰明得做法,以前我們有六個營隊,因為營隊就像軍事化,當然清朝的政府對我們六堆人很感謝我們幫他的忙,一方面他們又認為說你們有維持平常的部隊,這也很可怕,六堆人又很好打、又很敢,他們的角色,他們怎樣維持六堆社會的地命,所以六堆至今,雖然大家的感情已經淡掉了,但是大家還是會說六堆,這很難得,這就是我們謹言留下來的,大家還會說六堆,人家問來問去還會說六堆,他不會說不是,我不是六堆,我高樹人喔,沒有人這樣講的啦,我會說我是六堆人,所以我回去高樹,會有很多人笑我說,曾老師你專門在做六堆的工作,都沒做高樹的,他以為六堆是竹田啦、萬巒啦、內埔啦,不止我們高樹是六堆,再來我們說他們那些人他們運用什麼組織,跟他的關係,當時他們六堆有那麼大的權利是怎麼來的,我對此很有興趣,他們難道有什麼關聯,大家有結合起來,有什麼策略聯盟,我觀察到,因為六堆家族有很多聯姻,聯姻就是互相嫁娶,所以像鍾家來說,他們跟新東勢的邱家、跟美濃那邊、跟我們高樹,全部結合起來就有關係了,所以他們當時會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再來他們那些家族的勢力要怎麼維持下去呢?我想說這個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很了解說像當時六堆的一種組織,做米榖的生意的公司,但是我們問的時候都問不出來,所以當時他們還有聯合起來做,做什麼你知道嗎?做貨運的生意,又還有做香蕉的外銷,六堆還有做這樣的工作,我的意思是說要是這些事可以找出來,六堆的歷史就不知道有多精采了,結果我們做的不是很理想,我自己都覺得很不好意思,我做主持人,做不好事,所以今天我再來檢討結論,我自己看到都覺得很不好意思,雖然做的二本好像很大本一樣。所以像我幫高樹鄉編鄉誌,我也一直想說要怎麼去民間來拿東西,我自己實際上做了兩三年,發現這不是那麼簡單,所以我現在就想到去觀光拿東西,我裡面有很多觀光的東西,到時要怎麼運用觀光的東西,來重新修我們六堆的歷史,修像我們高樹的歷史,我們高樹的歷史就是六堆的歷史,因為時間差不多到了,等一下要是大家有想到什麼問題,再互相來討論,好,謝謝大家。【曾彩金】

 

現在時間都是大家的,開放給大家有問題的,對客家六堆,還是客家研究,還是客家的生活,有任何的問題,不是說任何的問題都可以有辦法回答,不過每個人提出自己的看法也是一種看法,現在還有差不多30分鐘的時間,開放給大家問。

 

我是富田國小的老師,我今天有一個問題就是說,有說到我們的客家文化,可以從人類學,還有社會上,歷史上,文化上來發展出來的,那要是說我們發展出來的時候,接下去我們對這個客家文化要怎麼要用什麼方法來讓他活化,這個問題是不是專家可以來共同思考一下,謝謝。

 

我們採取一下好不好,兩三個問題這裡就回答一下好不好,那其他還有問題嗎?

 

我有一個問題就是說,以目前我們這客家地理的環境,因為變化很多,人口外移,老伙房會越來越少了,第二個就是說,還有一個不是客家人已經遷進融入我們的環境來了,還有一個就是外籍新娘的問題,使我們的文化不是說很純很純的客語,而我們要在這種六堆地基,這個地方要來推展我們的客家文化時,可能一個人說,我聽不懂,我又不了解,要怎麼去推展的角度,要怎麼來做這個文化,這我的想法,謝謝。

 

其他還有人有什麼問題嗎?再徵求一個,大家再共同來討論一下,要是沒有的話,我先對二個問題來講一下,等一下再來補充好嗎?第一點外籍新娘,這是人口遷徙,這個問題喔,客家人覺得很高興就對了,客家人以前就很拼命,客家人從北部、從中原地區一路遷徙,過了梅嶺,客家人現在主要分布最多的地方在廣西的南部,贛南、粵東-廣東的東部,閩西-福建的西部,這三個地方喔,從Google地圖去看,他是一座山,這三個地方雖然分為三個省,但是你從上面去看它是一座山,所以剛才曾老師說客家人的房子都住在山上,客家人到台灣來不是因為慢來而到山上去住,客家人本來就住在山上,是山地人,是山裡的人,所以你到哪裡去客家人都住山上,你看這個苗栗、新竹、桃園,對不對?我們的地方,萬巒就是一座山嘛,高樹就在山的最上面,內埔就山的最裡面嘛,對不對,你想想看都是山,為什麼都是山勒,客家人本來就是住在山上的嘛,那客家人到哪裡去,客家話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種,今天閩西的客家話,你到大陸去,閩西的客家話,沒有辦法跟跟梅縣的客家話溝通,有客家人的地方我都去過了喔,那我就只有閩西還沒去啦,但是已經到了永定的地方,你就知道那個客家人阿,客語是沒有辦法溝通的,我說客語,你到海陸,客語來說,永定的客語、饒平的客語、紹安的客語,你聽不懂的,紹安客家話基本上是閩南話,客家人就像海綿一樣,到哪裡去都吸收新的文化、新的語言、新的風俗習慣,這就是為什麼客家人到閩西就變成閩西的客家人,到廣東就變成廣東的客家人,到台灣就變成台灣的客家人,你不用擔心,我們祖先講的客家話也不是我們今天講的客家話。所以我們的客家話跟外籍新娘合起來,跟閩南語合起來,跟英文、跟國語合起來,產生新的客家話,這個就是活力,這就是客家人能永久存活下去的潛在因素。

所以客家人推動客家文化,不要說一定要說古代人怎麼樣,我們就要怎麼樣,不要存著這個想法,文化是活的,那沒有伙房了不用擔心,我們還有樓房,樓裡面有閣,裡面你還可以照五行的圍牆去排,客家人的首到之地是伯公,客家人的伯公純粹是一塊石頭、一塊墓碑,沒有其他的東西,今天客家人的伯公建廟了以後,你可以看到在萬金這個地方,開車如果從沿山公路下去,經過萬金以後到萬巒,你就可以發現伯公裡面有閩南人的影子,他後面畫了龍、上面有哪吒,我是有ppt,所以等一下我給你們看,你就會知道客家人的包容性很大,你看,如果今天是閩南人開會他會讓我講國語嗎?不會,閩南人一定講閩南話,他不管你聽不聽得懂,我要先問一下,有一兩個人聽不懂客家話,我就講國語嘛,客家人就是讓、忍,客家的文化本來就這樣,所以我們的人口遷徙到高雄去,遷徙到花蓮去,有很多的客家人,花蓮縣的縣長大部分都是客家人,台東縣長大部分都客家人,你可以看出來這種力量的滲透、拓展、開發,所以不用擔心人口外流,外籍新娘來到這邊,互相影響,我在新加坡的大學教書那兩年,那邊的客家人知道新加坡話,融合在一起,所以這就是客家人的韌性,這是我的看法,這是第一個。那第二個就是大家很擔心的客家文化,我們這樣做堆積起來、挖掘起來、記錄起來,就像曾老師這樣挖了兩三本,又做了這麼多本客家文化以後,有沒有活力,有沒有活化,事實上我是覺得客家文化一直要創新,一直要往前走,舉兩個例子就好了:北部的客家人以前哪裡有桐花?以前哪裡有人把桐花當做客家花?文化是要去建構的,建構這個東西跟他連接,講久了就是我們的,你看現在客家桐花就是。我們在高雄市推展荷花,因為茄苳有人寫書,那我們就它鋪成曲、作成詩,做成各種文化創意的產品,行銷、植入,客家人就要這樣,今天面對大閩南的沙文文化,客家人要在台灣生存,要在這個地方立足生根,我們要活化,沒有伙房沒有關係,我們還有樓,我們不管住的是哪一個地方,沒有鹹菜也有豆腐,就是要生存,現代人不大會去做鹹菜了,因為鹹菜以前有庭院,要用甕,要用腳去踩,要用手去搓,有個時間、空間,現在時間空間都改變了,客家人以前唱山歌,為甚麼叫山歌?就山上的歌,很大聲,你沒發現客家人很吵嗎?客家人的聲音很大,因為客家人以前是我在這個地方工作,他在那個地方工作,我就跟他唱山歌啦,客家人講話就很大聲音,因為以前就是在山上,現在不用了,因為你沒有地方唱山歌了,如果你一直唱以前的山歌,現在沒有地方唱了,而且我們的山歌就指有工、商、角、徵、羽,就五個調,五個調變來變去很單調,所以我們現在才有林生祥,才有交工樂隊,我們要活化它,新的客家文化就要這樣,這樣才有辦法活化,所以以後的客家文化是在傳統的保存跟創新的建構,這是我的看法,也可能是我的偏見。【鐘榮富】

 

剛剛教授也提醒了我們,我自己覺得文化要從現實面來觀察,文化可以賣錢,所以不用擔心,我們的客家文化要是好好保存的話就可以賣錢,我常常會去演講這樣的東西,就是文化創意的想法,像我說文化的東西是要互相學習的。我現在住屏東,以前我高樹的時候,哪裡有在拜地基祖,但是我老婆問我說:我們現在來到屏東了,鄰居都有拜阿。閩南人的說法是說,陰宅、風水那些東西,他們也有伯公,后土就是伯公,陽宅閩南人就是說地基祖,地基祖就是伯公,我老婆問我,我就說:好啦,既然搬來屏東住了,那就隨俗了,既然大家都有拜,那我們也拜,拜了就求心安。所以文化的東西就像鍾教授講的,大家互相學習,你說我們學閩南人,閩南人有的也是學我們,我覺得這樣很好,這是一種融合,文化因為大家互相學習的關係,自然就保存下來了,這也很有意思,我想說,這樣的看法應該不會有很大的問題。另外像人口的問題,像高樹來講,以前高樹我知道有四萬人的人口,高樹選區以前可以選四個縣議員,現在剩下兩萬多人,我不關心人口少對高樹的影響,我只觀察人口少,對高樹經濟的能量,減少對高樹的影響,最可怕的是,高樹被人認為沒有被發展的地方,我經常上課鼓勵學生去高樹,學生說:曾老師,高樹很好,空氣很好,人很好,水也很好,可是交通不方便,像老人家如果生病了,要送去屏東大醫院,需要半個小時,像心臟病的人不需要半個小時就翹辮子了,我關心的就是最實際的問題,就是從高樹搬到屏東、搬到台北,對我們台灣整個的人口沒有影響,像我們高樹很多人搬到加拿大、多倫多也很好,幫我們去開疆闢土,像劉光景鄉長現在在溫哥華,他這次回來跟我拿很多書回去,說要充實他們那邊的圖書館,讓人家了解我們六堆的文化,這是我的想法比較樂觀。【曾彩金】

 

我是新北勢客家協會的理事長,等一下我講幾件事情,今天沒有行政院客委會的長官來,我講第一點關於語言的問題,每次客委會長官來都會被我罵,關於上次客語認證考試的問題,我提出很多問題關於南部六堆的客家話,很多字是南部的字跟北部的字不一樣,因為我從事客家歌曲的教唱,我教了11年了,我現在教學生地方的語言,不要放棄統一的語言,要學起來。第二點關於六堆生活的問題,關於文化產業的平台,我們開放一個網站,現在這個平台是要用客家文化園區或客家事務處這個平台,有些人的產業出來時要怎樣行銷,行銷時要從哪個平台,客人在那裡,現在的年輕人都會上網,像我上次向縣政府申請一個經費做客家服飾,隨便請人家做採購時候上平台去購買,這個平台如何設立行銷的問題,看有什麼答覆。第三點關於客家歌曲的推展,從事這種客家文化的人,年紀大約都是50歲以上,像我教歌曲,學員大約都是四、五十歲的人,小孩子很多都不會講客家話,我本身在六堆文化園區做志工,我第一個會問從那裡來的團體,會聽客家話的舉手,舉手的沒有幾個,我就不敢說客家話,這個語言溝通是很大的問題,現在很多學校在推展鄉土語言,從幼稚園開始,我希望縣政府客務處對於從幼稚園開始推展鄉土語言,一定要很大的經費給人家,因為如果沒有經費只能做2年、3年,越做越沒興趣,這個經費的問題很大,沒有經費就推展不下去,客家人很節儉,像我教歌曲的CD要賣出去也很難賣,大家也沒錢,我跟學生講你出300塊,說不定這個產業可以永永久久好幾百年,要往這個方向想。第四點我們今天的公共論壇,目的是要作什麼,公共論壇是希望能夠收到一個結果,這個結果我們以後可以收到這個東西嗎?

講1.jpg  

謝謝各位長官、各位社團負責人我是佳冬板金協會理事長,關於客家文化,大家很努力要推展客家文化,我們佳冬鄉有12村,6村有客家人,他們的社區我都有去教她們唱山歌、拉胡琴、教八音,我發現這6村的廟裡的行禮先生都很老了,也不要教人、也不要跟人說,如果有什麼祭典活動時,大家都準備好了,年輕人去請他們出來都慢慢的,建議客家委員會或客家事務處辦一個讓年輕人學習行禮課程,像完天公,我也沒有去學習別人、教我怎麼做我看看就去做,我聽說有些人只有請神沒有送神,第二天的時候非常亂,去問神得的結果是你們沒有送神,別的地方來的神在鬧你們,這是個笑話,有沒有不一定。像兩年前六堆的邱先生在佳冬蒼龍,有發現報紙有媒體報紀錄片,可是沒有人要去解決這個問題,要行禮的時候,老先生也還沒到,東西這個沒準備、那個也沒準備,只有他本人知道東西要怎麼擺,我去教唱山歌的那些委員建議要統一教,那我就說請客委會統一來教,我有拿資料給她們看,他們說看了也不會,行禮要統一教,不要你行這個禮、我行那個禮,大家不一樣,希望客委會要注重文化,就要有傳承教年輕人,謝謝。

  講2.jpg

客家用字南北不同,我是國語會客家主任,現在在推行共同用字、常用字,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客語認證從今年開始多了南部腔,南部腔慢慢的崛起,教育部新編的客語教材,南部腔另外編一本,所以這個問題慢慢會解決。第三點客家產業要有共同平台應該要有客家人,把客家人分成四海大平安就不對了,閩南人他一樣有朝洲腔、泉州腔、漳州腔,水水綿綿帶雞蛋,閩南人只有一個電視腔。電視講什麼他就講什麼,就一個。澎湖人也是,澎湖腔不一樣阿,澎湖、望安,那些跟台灣不一樣,他們就一個腔。可是客家人他就要推這麼多腔,目前,我們的力量減弱、分化,所以你說要有共同的平台,這是我們的夢,但是目前為止我們沒有辦法做,因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客家人就是太分散了,語言都沒辦法溝通了,那怎麼還能講其他的呢?風俗習慣也不同,山歌都不一樣,那行銷的平台我們等一下可以請客委會、客家事務處這邊,看看有沒有比較好的辦法。那至於客家歌曲的產業也是一樣,因為客家分散了。而且我們客家最好的時期,你看在台灣流行歌曲發展裡面,最好的是六、七○年代,七、八○年代,那時候的閩南語歌曲,像你們今天到了卡拉OK裡面唱了榕樹下,那些都是日本話翻過來的,當時日本的歌曲直接翻到閩南語,直接翻到國語,客家人沒有翻,因為當時反對的力量,就是唱客家傳統山歌的人力量太大了,當時李文光先生也是主張要翻過來,他自己也編了好幾首,可是沒有辦法,傳統的力量,客家山歌的力量打退了,今天客家的山歌,客家歌曲的產業分為三大塊:老人家唱的,像傳統的客家山歌,像平板、像美濃小調…,只有五、六十歲的人才會聽,所以那個人口很少,銷售量不大。新的客家歌曲,像林生祥、像交工樂團,他們的歌曲老年人不會去聽,閩南人不會去聽,剩下誰去聽?年輕人不愛聽客家歌曲,他寧願聽廣東歌也不要聽客家歌,所以他們很辛苦。

我自己本身是樂團的團長,我自己也跟你一樣,我有一個客家的鄉音樂團在高雄市,所以一樣的這個問題,這個是產業跟人口結構的基本問題,至於剛才那為佳冬的先生,你講得這個觀念我覺得很好。以前我們有做過一本客家祭典的小說,不過我想你的辦法很好,請一個人來訓練,讓年輕人去學,我自己收集非常多請天公、請神、送神、如何跪、如何擺金(燒金)的資料。現今客家人如何擺金?擺金如何開始,新娘怎樣進來,怎樣下轎,怎樣拜親戚,怎樣送茶。這個擺金會聽的人,一聽就知道。現在人沒辦法欣賞客家八音,因為太吵;我自己寫過客家八音,所以我很欣賞。剛講到建議,我們自己就可以做,不用到客委會,可以申請這份步驟;不過這是我的看法,是不是每個地方都有這個需求,以後再說。第二個問題我不會回答,第一個問題是公共論壇?公共論壇,我幫他們解答,不對的話他們再補充。我想公共論壇的意思是開放一個地方讓大家討論,討論的東西記錄下來,未來慢慢透過討論形成一個共識,找出一個點,大家分頭去做這個研究、收集、調查,可能會這樣,所以不會沒有用。

  講3.jpg

另外一個看屏東客家事務處,對於剛提出的問題是否有看法,請邱科長。【鍾榮富】

 

我所知道的公共論壇,以前辦過很多場,不過跟現在不一樣,現在是學術性。像春明哥講的二個問題,本身是客家委員,可寫在裡面。以前六堆很多歌唱團體,請人編曲,請專家教,以編曲來說,屏東沒有人才,高雄才有。忠義祠和客家事務處來合辦,可以申請經費,辦一場禮生訓練,對客家人的東西有用的。現在在座的委員,共同寫一個計畫給曾縣長。補充的一下,行銷產業合作與禮生訓練;事實上有道理,以我了解,客家包裝行銷有做,沒有延續下去,中央、地方政府的政策改革,又重新了,有這種情況,沒有延續下去。剛講到禮生培訓,六堆生活學院有辦客家禮生培訓,但是報名人數太少,沒辦法辦,如有什麼意見,可寫電子郵件給邱科長信箱。今天這個深談,讓我們慢慢集合這些力量,共同創造,共同解決,並有一些合作的空間。【邱貴雄】

邱貴雄.jpg

 

創作者介紹

社團法人屏東縣深耕永續發展協會-PSCDA

scda9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